伊朗的主体民族是波斯人,约占全国人口66%以上,波斯人是欧罗巴人种的一支,笃信伊斯兰什叶派

根据皮尤研究中心(一家美国独立民间调查机构)2019年的数据,美国人最反感的五个国家是伊朗、委内瑞拉、朝鲜、阿富汗和叙利亚,同时最反感美国的五个国家是俄罗斯、古巴、委内瑞拉、朝鲜和伊朗。(以上排名不绝对,不分先后)

无独有偶,这两个榜单中,伊朗(Iran)的名字都格外显眼。作为一个中东大国(面积约164.8万平方千米,人口约8200万,GDP约4600亿美元),伊朗和美国向来不对付,矛盾愈演愈烈。

2020年初那会美国人甚至公开暗杀了一名伊朗高级军官,搞得满城风雨,两国差点大打出手。

但其实早在伊朗革命成功(1979年)之后,美伊关系就已经跌落到了谷底。伊核问题更是持续了长达35年之久的谈判,2015年好不容易“和平解决”了。结果因为暗杀事件,条约作废了。

得,35年的努力白费了,里根、克林顿、小布什、奥巴马欲哭无泪,特朗普却心不在焉。

哈梅内伊,伊朗最高领袖。伊朗施行政教合一制度,所以宗教最高领袖也就是国家最高领袖

美伊关系堪称是目前世界上“火药味最浓”的国家关系之一。伊朗人有句话叫作:“世界和平只需要一步——去掉美国”,而美国人也有一句话:“‘的祖国’?去看看伊朗”,看来两方都不留情面。

伊朗行政区划,伊朗领土面积约164万平方千米(中东之首),人口约为8200万

公元前5世纪前后,波斯人逐渐崛起并日渐强大,建立了一个横跨三洲的大帝国。波斯文明一度统治中东、北非和南欧达3个世纪。“波斯”也成为了古希腊人和古罗马人眼中“东方”的代名词。

“波斯”这个名字是希腊人给的,古希腊人和波斯人的关系很差,不比现在伊朗和美国关系好不到哪去,长达半个世纪的希波战争(波斯入侵希腊的战争)就是最好的例子,其中最为世人熟知的就是“温泉关战役”。

所谓斯巴达(希腊的一个城邦)300勇士独抗30万波斯军队,被认为是“西方战胜东方”的象征,业已成为西方人勇武精神的一部分。

事实上,斯巴达300勇士的传说有很多戏剧改编的地方,但不可否认的是希腊人确实打败了波斯

希腊北部的马其顿崛起后,策马扬鞭向东扩张,大概在前330年左右,马其顿军队攻陷波斯波利斯(波斯首都),波斯帝国从此一蹶不振。

旷日持久的战争、不同民族文化的对立以及文明差异,都让波斯人在心中埋下了与西方人敌对的种子。

亚历山大短暂地实行了“希腊化”后就死了,他死后波斯人觉得“我又行了”,很快便重回独立。此后,伊朗高原上经历朝代的不断更迭,波斯帝国成了完全的王权封建帝国。

公元7世纪,阿拉伯帝国崛起并入侵了波斯,波斯人开始了“伊斯兰化”。伊朗和阿拉伯虽然都信奉伊斯兰教,但伊朗信奉的是什叶派,阿拉伯大部分地区信奉的是逊尼派,类似基督教的天主教和新教。

阿拉伯帝国衰落后,伊朗又几经易手,蒙古人、突厥人、土库曼人、阿塞拜疆人都来过,波斯人的血统也就越来越复杂,特别是帖木儿(突厥人)入主之后,波斯人开始了“突厥化”。但与此同时,由于蒙古人和突厥人接受了伊斯兰教,因而伊斯兰教的统治地位也越来越稳固。

14世纪,奥斯曼土耳其帝国(突厥人)崛起后,以摧枯拉朽的速度包揽了整个阿拉伯和北非,但却拿波斯没办法,鞭长莫及。但关于教权的争夺问题开始了,伊斯兰的最高领袖叫作“哈里发”,最有权势的伊斯兰国家的国王才有资格担任,所以奥斯曼苏丹一直都是哈里发。

但是一战过后,情况大不相同了,奥斯曼拉胯了,日落西山了。英法打得奥斯曼是丢盔弃甲、丧权辱国,既然奥斯曼不行了,底下的兄弟们自然也就不服气了。阿拉伯民族开始争取地区独立,而波斯人则想要宗教霸权。

说了这么多,咱们的“第二主角”美国终于要上场了。故事还得回到1921年,当时的波斯帝国已经垂垂老矣,在西方帝国主义的入侵下,选择了议会制度的改革,扎卡尔王朝江河日下。此时,波斯著名的巴列维家族便谋权篡位,1925年巴列维登基,并改国名为“伊朗”(波斯古地名)。

刚开始巴列维王朝还算进步,改革政治制度(世俗化、君主立宪制),普及世俗化教育,建立新式军队,铲除地方顽固势力,修建近代化的医院、住房以及学校,同时还致力于改善人民福利。

似乎一切都是欣欣向荣的,但其实这背后,仍然是一个“老而不死”的封建怪物。

巴列维对于伊朗最大的影响除了改了个名字,恐怕只有“对中央集权的建构”和“压制宗教势力对政治的干预”这两样了。很快,巴列维王朝便开始继续鱼肉百姓,倒行逆施。

其中对西方的谄媚和打压穆斯林在伊朗激起了民愤。(伊朗穆斯林人口在当时达80%以上)

巴列维一开始亲英,二战时期却鬼使神差地投靠了德国。这下子,盟军就有借口了,1941年苏联和英国同时对伊朗出兵,苏联是为了扩张(占了阿塞拜疆省),而英国是害怕石油被德国人夺走。

没奈何,巴列维国王出逃南非。二战之后,冷战开始,美国开始拉拢一切可以用来反苏的力量,伊朗显然很不错。其实从地缘政治看,伊朗应该是苏联的势力范围。

1946年,美国开始策划巴列维王朝的复国计划,在CIA和联合国(美国指示下)的帮助下,伊朗驱逐了北部的苏联军队,同时夺回了所有失地。

对的,美国害怕苏联不走,甚至威胁道:“将动用”(这后来也成为苏联发奋研究的一个理由)。

但是统一也没用,巴列维二世1941年上任以来,国家局势动荡,经济凋敝,无可奈何,只能任用了民族解放阵线的摩萨台出任首相。这哥们是真不简单,一上任就大刀阔斧地改革,利弊都有。

摩萨台,伊朗近代化的推动人,他发动的社会改革在一定程度上促进了伊朗的近代化

利就在于,这老哥是真的进步,全面世俗化,全面普及教育,并且提高妇女社会地位,但弊就在于太冒进,他一上台就要将英美控制下的石油收归国有,这可动了美国的蛋糕。

但是巴列维是亲西方的,1953年和摩萨台爆发冲突,摩老哥也是武德充沛,直接就想“推翻国王”。美国当然不愿意,一通操作下,忠于国王的军队政变,逮捕了摩萨台,大政归还国王。

60年代开始,巴列维全面倒向西方,借助美国的援助接着改革,而且比摩萨台有过之而无不及。但是他本身就是大地主和封建阶级的代表人,怎么改都是维护自己的利益。

结果就是土地改革一塌糊涂,宗教改革惹了一堆人,经济严重失调,大量农民破产,物价飞升到一度需要一百万买一颗鸡蛋的地步。但最可怕的是,西方资本长驱直入,作威作福。

美国人扶持下的巴列维王朝也是尽不干人事,几乎人神共愤。这就让伊朗人发现一个事情——“美国人真的不是好东西”。为了反抗,伊朗民族力量和宗教力量合作,以什叶派教纲结合波斯民族解放运动。1979年,矛盾挤压到最大的地步。

伊斯兰革命爆发,流亡海外多年的宗教领袖霍梅尼归国领导革命。愤怒的民众三下五除二就推翻了巴列维王朝,连带着连美国大使馆都给收拾了。

《逃离德黑兰》,2012年奥斯卡最佳电影,讲述了CIA探员拯救6名被困在德黑兰的美国大使的故事

尤其是“人质危机”事件,瞬间使得美国和新生的伊朗伊斯兰政权关系跌落到谷底,美国人算是在全世界面前丢了个大脸。也正是因为人质危机,使得卡特总统连任失败。

1980年两国断交之后,自此开始了长达数年的敌对状态。从此之后,美国就疯狂给伊朗使绊子,但伊朗都扛了下来。1980年两伊战争,美国援助伊拉克,结果伊朗还是打退了伊拉克;就连海湾战争也不忘警告伊朗。

虽然美国全方位制裁伊朗,但伊朗毕竟是天然气石油大国,所以其他国家该做生意还得做,谁跟钱过不去?所以,伊朗在美国封锁下依旧飞速发展,成为了中东少有的现代化国家。

近年来,伊朗对于女性的管制已经放松了很多,女性也被允许看球赛、参与社会活动

但伊朗的压力也不小,不止美国看它不爽,逊尼派看它也不爽。因此,伊朗便大力援助海外什叶派势力,黎巴嫩、伊拉克什叶派武装背后都有伊朗的影子。

2003年,伊拉克战争爆发,美国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推翻了萨达姆政权。萨达姆是逊尼派代表人,而他倒了,伊拉克成了权力真空,伊朗便火速拉起了一支什叶派部队和美军打游击。

但对于伊拉克人而言,伊朗也不是什么好东西,扶持什叶派自治势力,还企图分裂伊拉克。但无论如何,中东乱局中,美国人对于伊朗的存在如坐针毡。你看谁都不让谁好过,伊朗和美国一直就这样斗着,文斗(经济制裁、意识形态输出)不够,还要接着武斗。

虽然在美国控制下的全球市场中,伊朗举步维艰,但凭着体量和石油资源,还是过得不错的(GDP约4600多亿美元,人均GDP约5700多美元)。然而伊朗的短板也很明显,过于依赖石油和天然气贸易,让伊朗确实没有中国这样的底气。

现如今的伊朗为了反美,开始和中国越走越近,但有一点我们是要看到的,毛主席说——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