直播吧5月31日讯 阿根廷国家队队长梅西日前接受了阿根廷TYC电视台的采访,他谈到了离开巴萨、适应巴黎、阿根廷国家队、欧冠被皇马淘汰、姆巴佩、本泽马等话题。

“来国家队总是很开心。类似的评论,我们国家队员前一段时间曾经说过,我相信电视和社交媒体上都能看到。这支阿根廷队一个很棒的团队,希望我们合作愉快。国家队的目标是赢得比赛,这个目标在很大程度上决定了我们的踢球方式。总之,大伙儿很满意。”

“这个赛季确实发生了一些事先没有想到的事。一切要从去年夏天说起,我们夺得美洲杯后,历次大赛决赛失利的悲伤全都转化成了快乐。一切终于变得不同。去年夏天是个特别的夏季,我在这个夏天获得了完整的快乐。我希望我的一切就此保持不变,比如说,我继续在巴萨效力,我在巴萨已经踢了一辈子球,不是吗?”

“然后,突然发生了那些事情。一切都很残酷,那是一次残酷的剧变。说实话,这一年我不容易,因为适应过程不轻松。”

“在同一个地方待了那么久之后,在我这个年纪换地方不是件容易事。除非转会时我更年轻、我更有准备、或者我自己想转会。当时,我既不希望转会,也没想到过可能转会,我根本都没有考虑这事。这一年真的是挺难的。”

“我在巴萨什么都有了,来巴萨时我还是个小孩。我在巴塞罗那居住的时间比我在阿根廷居住的时间还要长。而且我过的很好。实际情况就是,我根本没有想过要换地方。”

“还好,孩子们对巴黎适应得很快。我们一直担心孩子们适应不了。恰恰相反。他们一下子就适应了巴黎,适应了新学校,适应了新朋友,他们每天都变得更适应。相对来说,安东内拉和我就更难适应巴黎。”

“我记得我俩送孩子去上学的第一天是恐怖的一天。离开学校后,我俩都哭了。我俩问自己,到底发生了什么?我们一家在干嘛?我俩还是不理解发生了什么。但这三个孩子,对巴黎的适应简直好得不能再好。”

“我们还不能适应巴黎冬天的寒冷,所以我们喜欢围着壁炉坐在地毯上。这个冬天我们不是很适应。巴塞罗那也会冷,但是没有巴黎这么冷。要撑住巴黎的寒冷不太容易。所以,我们在照片上那个样子是因为想更暖和一些。”

“大儿子蒂亚戈明白发生了什么,但有的话他可能藏心里了,他从来没有说过不喜欢巴黎,只是说他想念巴塞罗那的一切。但他很快也适应了新的朋友们。老二马特奥也差不多,他是另一种性格,他总是很快能交上朋友,而且也更能够让自己放松。小儿子西罗在巴塞罗那还没有上学,所以他也没有什么巴塞罗那的学校需要去想念。所以我们对西罗也不太担心。真是运气不错,他们都适应了。所以我俩心情平静多了。”

“之前,我几乎一辈子只适应踢一种风格的足球,所以来到巴黎,我要重新适应新的足球风格。”

“不仅足球风格不同了,我还有了新的队友。我在巴萨的时候,那些队友都和我在一起踢了很多年,他们对我太熟了。我到巴黎圣日耳曼有点晚,所以我在法甲第一次出场也有点晚了。我很快膝盖受伤,又休息了一段时间。总是有什么事接二连三地发生,我没法连续踢3-4场球。”

“好不容易放假了,我对自己说:‘好吧,这个假期结束之后,才是我的新赛季,我要全力以赴,我要改变自己,我已经适应了法甲’。然后我感染了新冠。”

“新冠对我冲击挺大的。我有大部分人的所有症状。咳嗽、嗓子痛、发烧。而且我的肺部有后遗症。病好后也一度无法训练。我痊愈后大概有一个半月没法跑步,因为我肺部受到了影响。”

“我也没害怕。但是确实有很多事情接踵而至,让我没法重新启动训练。甚至可以说,我重新开始训练的时间早于医生的嘱咐,而这最后伤害了我自己的身体。但我不管。我要去跑步,我要去训练,我要重启自己的状态。但是最后的结果很糟糕。欧冠淘汰赛遇到皇马的时候,我的状态只有50%, 我们因此出局了。”

“我们对于欧冠有着很美好的期待,我们也很想淘汰皇马,比赛结果是沉重的一击。我跟皇马较量太多年了。我知道皇马是个怎么样的球队。我也知道,遇上皇马,比赛里会发生什么事情。因为皇马总能在完全没有优势的情况下攻破对方大门,然后比赛的走向就改变了。”

“我很清楚,在皇马主场,开场的15-20分钟,他们会压着客队打。如果能挺住这段时间,比赛就会往不同的方向发展。但如果皇马打一个稀奇古怪的配合或者冷不丁来一脚射门,比赛就会再次发生转折。我早就想到比赛的走势会这样,后来还真的就这样了。这事儿不光是发生在我们身上,还发生在切尔西、曼城、利物浦的身上。皇马不光是今年这样,皇马以前也总这样。”

“这对我来说,是从未有过的体验。在巴萨,不仅从来没人嘘过我,人们还总是给我鼓掌。我能理解巴黎球迷对巴黎球员的愤怒,能理解他们对巴黎圣日耳曼队的愤怒,因为年复一年,巴黎圣日耳曼队总是以这种方式在欧冠淘汰赛翻车。球迷的愤怒是可以理解的。后来我也能接受球迷们给我和内马尔的嘘声最多,因为我们是队里被指责最多的两名球员。好吧,被嘘的那段时光也过去了。”

“从个人角度出发,我打算扭转现在的局面。我脑子里不能老是想着我刚刚换了一家俱乐部,我还没有适应,等等等等。我也跟你说了,下赛季将完全不同,我已经做好准备了。我现在已经了解巴黎城,我也了解巴黎圣日耳曼,我对队友们也稍微更熟悉了一点。

“阿根廷媒体和部分阿根廷球迷过去对我和阿根廷国家队特别严厉。现在这方面的情况有了很大的改变。且不说他们是支持还是反对我们,至少他们对我们有了比过去更多的尊重”。

“我承认,感到支持对我来说是美妙的事情。自从我们赢得美洲杯后,我们国家队经历的所有一切都是美好的。”

“只要看看当时的图片,你就会回忆起当时的场景。当然,这一切都过去了。我们也该赢一次美洲杯了,不能总是背运。这是个美好的回忆,但已经是过去的事情了。接下来,还要有新的挑战和新的目标。”

“我们球队上下都觉得,不能光用冠军来衡量国家队。我们也曾有过不错的成绩,我们进过一次世界杯决赛,进过两次美洲杯决赛。当时的国家队受到的批评是不公平的。比如巴西世界杯,我们一直很享受,直到世界杯的最后一天。没人留意中间的美好过程,但是最后一天的决赛比赛结果却是国内媒体最在意的。美洲杯决赛也是这样,我们在最后的决赛里点球输给了对手。”

“一开始,我不清楚他到底发生了什么。直到我和他通话,我才知道他身体状况到底有多危险。他的个性很特别,他也肯定为退役而难过,但是他已经找到了新的道路,这就很好。我觉得他现在的状态不错,很享受他的工作。”

“我想念阿圭罗的一切。尤其是他和在国家队集训时的时光。我跟他每天都形影不离,一起起床,一起入睡,是的,我真的想他。我相信全队都想他。”

“世界杯没有弱队。上次世界杯,我们的签运不好,这次好多了。墨西哥从来都不好对付,而且墨西哥的主教练对我们很熟悉。波兰队也不是善茬。世界杯会很难踢,但是我还是很想在世界杯先碰到些不太强的球队。”

“首场比赛总是容易紧张。队里很多年轻人是第一次踢世界杯。但是小组赛第一场比赛一定要拿下。”

“我觉得毫无疑问,本泽马今年的表现特别好,这大家都清楚,他赢得了欧冠,从1/8淘汰赛直到决赛,他对皇马的贡献都是根本性的。我觉得今年的金球奖没啥悬念。”

“每个人都可以说他们想说的话,显然他可以表达自己说他想说的话。老实说,我不同意他的话,但我没有把它放在心上。就是这样,他想说什么就说什么,我不感兴趣。我以前说过,他配得上金球奖,因为当时我觉得之前一年我觉得他是最好的,但在我赢得金球那一年,他不是最好的。我只是这么说,但他怎么认为就怎么认为吧。”

“法国队很厉害,上届我们就说法国队能拿世界杯,最后真的拿了世界杯。欧洲杯对法国队的打击很大,这有助于法国队的成长。今年世界杯,法国依然是大热门。”

“赢了欧洲杯,却进不了世界杯。这太疯狂了。也让人很遗憾。意大利队是世界杯历史的一部分。我现在的俱乐部队里有两位意大利人,他们都是很好的人,我们处得很好,尤其是维拉蒂。所以我对意大利队进不了世界杯感到特别遗憾。”

——阿根廷队将与意大利队进行一场美洲杯冠军与欧洲杯冠军的“洲际决战”(Finalissima)

“这是FIFA认可的正式比赛,我们想赢这场决赛,给阿根廷人、阿根廷队、我自己再夺得一个冠军。”

“我们把每场比赛当做决赛来踢。我们的教练组不错,排兵布阵都有一套。球队很年轻,但是我们会去战斗,会让每个对手都感到困难。我并不是说,我们世界杯的热门,我是说,我们准备好了,与任何一个对手较量。因为我们有这个决心。”

“他们都很重视防守。但也并非不懂得进攻套路。他们研究了很多比赛,世界杯、美洲杯、欧洲杯、欧冠、五大联赛,最后得出结论,防守才是硬道理。在杯赛上,任何会防守的球队总是会让你感到难对付。在他俩的前后任指导下,我们队现在不会给对方太多的进攻空间。”

“国家队的队友们互相很适应,每个人都能找到自己在球队中的角色。我们的目标是赢球,不管是通过漂亮的方式还是丑陋的方式。当然,我喜欢以漂亮的方式赢球,我喜欢把球控制在脚下,但是如果我们做不到以踢得好看的方式赢球,那么我们也能以别的方式赢球。控球率高或控球率不高,我们都能赢球。”

“那天晚上,我和安东内拉躺下了。我对她说:‘我得为迭戈做点什么。’于是我起来,到我家里的荣誉室里翻翻拣拣。我本来想去找件国家队的10号球衣,但是荣誉室里有个平时不开的小门,里面是储藏室,我推开小门,一眼就看见了(阿根廷)纽维尔斯老男孩队的10号球衣。我对自己说:‘就是它了。’那大概是晚上11点,我本来只是想找阿根廷国家队的球服。结果却找到了它。太神奇了。”

“还是卡塔尔世界杯之后再说吧。我还没有想好。生活里有很多不确定。比如说,我从来没想到在巴萨以外的俱乐部踢球,但是有一天我真的就从那儿撤了。足球世界的变化太大。老实说,我觉得我踢不了2026年世界杯。但是现在什么都说不好。”

“首先,我为自己踢球,我为胜利踢球,我生来想赢,而且每场球都全力以赴,不管是什么比赛。然后,是为我的家人踢球。有一段时间,阿根廷电视台里天天在批评我,那些人因为国家队简直要吃了我,我的家人和我一起承受了很多压力。赢下美洲杯的同时,我一下子就想起了他们,他们和我感到了同样的巨大快乐。所以我为我的儿子们和我的老婆踢球。”

“我听到嘘声后,比赛一结束就问老婆,孩子们说了什么?是不是看到球迷在嘘我?他们什么感受?他们说了什么?我真的不愿意我的家人(尤其是我的三个儿子)在球场里听到球迷嘘我。孩子们什么都没对我说。应该没听明白球迷是在嘘我,他们更不明白为什么球迷要嘘我。但我总觉得,他们仨还是发现了点什么。”

“这是我们国家队的一次考验机会。意大利是欧洲冠军,如果进了世界杯,也肯定是热门,肯定没人愿意在世界杯淘汰赛碰上意大利。所以我们要用意大利队好好测试自己,争取以最佳状态去世界杯首战。”

“我和姆巴佩当然不仅仅在球队训练场上才说话。但是我们没有讨论过这个话题。我没看过他讲这段话的采访视频,也不知道他说什么了。但过去,西班牙国家队的小伙子们踢完世界杯外围赛回到队里,我和他们聊过,我也明白从欧洲区晋级世界杯决赛阶段确实不容易。”

“但是在南美踢世界杯外围赛也不容易。哥伦比亚又热又高,委内瑞拉… 南美的每个国家队对手都有些特别的自然条件优势,让你很难轻易击败它们。而且南美区的国家队大多都挺强,球员也不错,国家队的水平越来越接近。我相信,我们阿根廷队已经准备好面对任何一位欧洲对手,踢意大利队就是一次很好的测试”。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