6月13日,丹麦与芬兰的欧洲杯小组赛在哥本哈根公园球场举行。比赛进行到42分钟左右,

面对突如其来的意外,丹麦队给全世界上了一堂教科书式的急救课,他们组起了人墙,用爱守护队友,令人肃然起敬。

他第一时间让裁判暂停比赛,并呼喊队医进场,与此同时,他仔细检查队友的姿势,确保呼吸顺畅,并防止他咬断自己的舌头。

为了把他从死神手里拉回来,医疗小组就地进行心肺复苏。整个过程中,丹麦球员都在用人墙围住埃里克森,不让摄像机拍到自己的同伴。

在埃里克森接受紧急心肺复苏时,德莱尼、克里斯腾森、温德等丹麦队员掩面哭泣,丹麦队长西蒙·凯尔让队员们保持冷静,门将小舒梅切尔也在安慰队友。所有丹麦队员围成一圈,集体为埃里克森祈祷。

这场比赛在丹麦哥本哈根公园球场举行,现场有16000名球迷观赛,无论是丹麦球迷还是芬兰球迷,所有人都期盼埃里克森平安。回到替补席,芬兰队员也非常揪心,有人单膝跪地祈祷。

经过紧急的心肺复苏,埃里克森现场恢复意识,当所有丹麦队员围在一起,工作人员用隔档遮住担架将其送出场外时,有现场摄影记者看到埃里克森的眼睛已经睁开,并举起了手。经过医护人员的紧急心肺复苏,埃里克森恢复意识,随后被担架送出场内,被送往医院,状态稳定。

随后,丹麦队官方宣布,埃里克森目前已经苏醒,正在哥本哈根当地的格洛斯楚普医院接受治疗。

丹麦主帅尤尔曼在赛后新闻发布会上的含泪发言:“这艰难的一夜提醒了我们,生命中最重要的是什么。那就是有意义的人际关系,那就是我们亲近的人们,那就是家人和朋友。”

埃里克森在接受救治的时候,现场球迷都高呼他的名字,那一刻,芬兰和丹麦球迷都忘记了比赛,毫无疑问这是本届欧洲杯最让人感动的时刻。“我听见两队的球迷都在喊他的名字,我感到了足球的美……”

整个抢救过程中,丹麦队全体队员用实际行动向全世界展示了他们的爱与温暖,令全世界动容。

当埃里克森在为自己的生命而战时,这场北欧德比已经不再重要。埃里克森离场后,比赛暂停,球员退场,所有人都在焦急地等待消息。各路球员、球队以及媒体、球迷纷纷在社交媒体上发言,为他祈祷,鼓劲,加油。

“我们有一群球员,我对他们赞不绝口,我为那些互相照顾得如此之好的人感到骄傲,球员们在更衣室里谈话的方式,在我们知道埃里克森意识清醒之前不做任何事情的决定,都值得致敬。”

“这真的是一个艰难的夜晚,我们都得到提醒,生命中什么是最重要的,拥有那些有意义的关系,那些和我们亲近的人,我们的家人和朋友。一切,一切,一切……我们一切牵挂都在埃里克森和他的家人身上。”

一名健康的职业球员,怎么也会遇到如此险境?西班牙媒体《阿斯报》采访了心脏病专家,对这次埃里克森场上突发休克进行了解读。

“这种情况在超级精英运动员身上极少发生,但对他们有很大的影响。“看到球员突然倒地的方式,我有一种不好的预感,这种情况98%是心脏异常,也有可能是脑部或者主动脉的问题,但一切问题都源于心脏,埃里克森存在心率失齐的问题。如果是中暑的话,球员几分钟内就可以站起来,但情况并非如此。“

“他似乎心脏骤停了。大多数情况下,死亡是由心脏病引起的。但及时的治疗使他恢复了意识。最初的几分钟,是埃里克森恢复的关键。做一次心脏按摩,做一次心肺复苏术,当设备到达时,这是至关重要的。幸运的是,现场有除颤器。”

早在2003年国际足联(FIFA)联合会杯期间,球员Marc Vivien Foé在球场上发生心脏骤停,最终未能救活。之后FIFA改进了赛场急救的策略,这次施救成功。

任何球员在没有接触到其他球员、球或障碍物的情况下摔倒,都应该被视为在心脏骤停中,直到证明不是这样。球员倒下可被在场的球员、裁判、位于边线的队员或边线医疗团队的成员所识别,医疗团队成员应出席所有比赛。

发生心脏骤停的球员将继续表现出正常、快速的呼吸90秒,然后他们的呼吸变为喘息型的呼吸异常,最终呼吸完全停止。正常的呼吸不能被曲解,球员可能仍然在SCA中。

这些缓慢的、不自主的运动不能被误认为是癫痫或一开始就被当作癫痫来治疗,因为这将导致延迟诊断和复苏。

步骤⑥:获取最近的AED,并遵循AED提示操作,如果没有AED,继续心肺复苏,直至医疗团队到达。

本海报中的所有建议提纲仅供国际足联比赛使用,不做为也不打算做为医疗急救标准。这些建议并不是要取代负责治疗的医务人员的临床判断,应该根据患者的个体需求以及所提出的具体事实和情况进行解释

在FIFA比赛中非接触式倒地和没有反应,无需判断呼吸立即CPR+AED。这是FIFA的急救政策,这并不适用于所有情况,所以,大家还是要判断反应和判断呼吸。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